食自己

eat yourself

 

2006/06/27

忍辱菠蘿蜜


(轉載自《無所謂智慧》



話說數月前的某個週日黃昏,我獨自坐在七‧一吧納悶。數小時前,友人掉了錢包,把滿肚冤屈氣都發作到我頭上來。我明白友人的感受,便慍慍的受了。

當時只有我和 Grace 在她的店裡。Grace 一面抹酒杯,一面淡淡問道:「怎麼坐了整小時也不發一言?」

「小衲在修『忍辱波羅蜜』。」



「六波羅蜜」為佛家語,二十年前我初次接觸到時,還以為是某種飲品——像「甘露」的什麼。其實,「波羅蜜」是梵文 “parama” 的音譯。“parama” 的意思是:最遠的、最後的、最高的、最優秀的等等。 漢譯有「極」、「最極」、「最勝」、「無比」。至於「六波羅蜜」,分別為「布施」、「持戒」、「忍辱」、「精進」、「禪定」和「般若(梵文 prajña:不二智慧)」—— 能把凡夫領過苦海,到達圓滿彼岸的六個修行法門。

Grace 聽完解說,便說:「哦;我本來也以為「菠蘿蜜」是一個 drink。」

嘿;俺忽然心血來潮,環顧清楚店裡仍未有其他客人,便答道:「不是又怎樣?咱們發明一個!Grace,架上什麼酒最苦?」




倒一份 Campari on the rocks



加進菠蘿汁。



加檸檬。



完成。



居然有人願付錢一試!

Grace 選了 Campari,是因它「入口時沒什麼,但愈嚼愈苦。然而苦味過了,便又沒什麼」……

小衲和多數常客一樣,到七‧一吧未必是為了喝酒,而是歡喜和 Grace 與 Ricky 兩位城中奇人聊天。Grace 的睿智和 Ricky 的 mellow,常頗令人汗顏。



BTW,「忍辱波羅蜜」在 Club 7-1 真的是可以 order 的,滿肚子氣時不妨一試。




4 Comments:

At 9:21 PM, Blogger 梅香 said...

試過在朋友家喝過有點調得過了頭的金巴利加橘子汁,也不錯,不妨一試。

 
At 9:31 AM, Anonymous idiotSupremo said...

《忍辱菠蘿蜜》祇是週日黃昏的過日晨遊戲,當不得真的。

Campari……真奇怪噢;什麼味道的東西也有人喝。

 
At 7:56 PM, Blogger 梅香 said...

亂調一通,自得其樂,又何妨?

況且喝不壞肚子即可~!

 
At 2:07 PM, Blogger rduht said...

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.

 

Post a Comment

Links to this post:

Create a Link

<< Home